接触“天空之境”

文 / 李海娈

是朋友转给我的标签14那幅独立在空旷盐湖中卓然而立的红衣美人照,吸引着我走进盐湖,并以虔诚的心灵触摸天空之境。蓝天倒映在盐湖上,清澈的蓝,洁白的云,纯白的盐,那身着红裙的女郎,正独舞于天湖合一的镜面之上,美轮美奂。她把惊世骇俗、风姿绰约的姿容留在了盐湖深处,给人以无限的遐想,是那一袭红衣灵动了沉寂的盐世界,仅那份美艳与脱俗,已非文字与语言能够表达的,为此,使我对素未谋面的盐湖产生了深深的迷恋之情。

丙申年秋末,我乘坐的“天空之境号”旅游专列缓缓驶离西宁火车站,以120公里的时速奔向梦幻般的茶卡盐湖。

因为是跟团旅游,一路上,单团的负责人热情洋溢地调动着大家的艺术细胞,以唱歌、讲笑话、唱花儿等娱乐形式,活跃车厢气氛,以解漫长旅途中的寂寞。

大约中午时分列车到达目的地——茶卡盐湖。下车后,大家有秩序地随着人流进入景区。

茶卡盐湖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茶卡镇附近,地处柴达木盆地东部,是我国著名的“青盐”产地。面积约105平方公里,属天然结晶盐湖,储蓄量达4.5亿吨,足够中国人食用六、七十年。茶卡盐湖也叫“茶卡”或“达布逊淖尔”,“茶卡接触“天空之境””是藏语,意即“盐池”“青盐的海”之意;“达布逊淖尔”是蒙古语,也是“盐湖”之意。茶卡盆地南面有鄂拉山,北面是青海南山,与青标签5海湖相隔,茶卡盐湖地处茶卡盆地西部,由茶卡河、莫河、小察汗乌苏河、玛亚纳河等河水注入盐湖,另外还有一些水流很小的河流注入盐湖,且多为季节性河流。湖区东部有泉水蕴藏,以地下水的形式补给茶卡盐湖。

那天的风很大,吹得有人举步艰难,但众人依然坚定地向前走着,一定要走进心中那梦幻般的向往之地。其实,自从我们踏进景区,脚下踩踏的每一寸都是厚厚的青盐。那蓝莹莹的盐湖很快就呈现在眼前,湛蓝的天上白云悠闲地飘着,天空倒映在盐湖里,天与湖交相辉映,湛蓝成一体,分不清何为天,何为湖,只有身临其境,才会明白“天空之境”的精准要义。带着震撼与慨叹,我向盐湖更深处走去。这里有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的碰撞,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,丝路圣湖演绎着亘古不变的人间大爱。这里是心灵的故乡,这里是梦幻的天堂,相约在天空之境,我遇见了最美的你。在这蓝天深邃、远山苍茫里,你承载着远古岁月的沧桑,为追寻一段旷世奇缘的情,天空之境,你以惊艳靓丽的风姿,为世人捧出了一个梦幻般的童话世界。美有很多种,有使人凝眸之美,有令人惊叹之美。茶卡盐湖之美,是那种让人在惊叹与凝眸中瞠目结舌的美。如梦似幻,每走一步,都仿佛走进了故乡的梦里,它仿佛是一场忘记自己的爱恋,也接触“天空之境”仿佛是一场可以走到天地尽头的旅行。

早在远古时代,青藏高原曾是汪洋大海,后经过长期的地壳运动,地面逐渐抬起变成世界上最大的草原,结果致使海水留在低洼地带形成了许多盐湖和池塘,茶卡盐湖就是其中一个,它曾经是一个外流湖,向东流入共和盆地,注入黄河。在10—13万年左右地壳再次发生构造隆起,使茶卡盐湖变成了内陆湖。面积比青海湖小,年降雨量稀少,每年可注入水量极少,加上蒸发量大于降雨量,所以形成了这个含盐量极高的盐湖。茶卡盐湖面积、水深明显受季节影响,雨季湖水面积可达约105平方公里,相当于杭州西湖的十几倍,干旱季湖水面积明显减少,属卤水型,底部有石盐层,一般厚5米,最后处达9.68米。开采过的卤水,几年之后重新结晶成盐层,使茶卡盐湖的盐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

相传很久以前,这里十年九灾,牧民们饥寒交迫,难以生存。在一百多年前,一位活佛路过此地,统治茶卡盐湖的王公就去向活佛求救,寻求生存之路。活佛说,盐湖里住着一千位巴里登拉牧(蒙语女神),那一颗颗晶莹透明的青盐就是他们辛勤汗水的结晶,可以给牧民百姓带来吉祥和幸福。于是每年夏秋季节,当地的蒙古族、藏族牧民便前来采挖,因此他们对盐湖奉作神明。5月15日是个吉祥的日子,每年的这天,方圆几百公里的接触“天空之境”牧民都带着松树枝、酥油、炒面、青稞、白酒前来祭盐湖,祈求吉祥。牧民们身穿节日盛装,精心在自己带来的树枝上系上红、黄、蓝、绿各色的彩绢,洁白的哈达,标签1同时也系上自己美好的心愿。虔诚的僧人们则用酥油、炒面一丝不苟地制作各种形状的祭品,一遍又一遍地诵经,为每个人祈求幸福平安。之后,成百上千手持松树枝的牧民们列队振臂高呼,霎时间那五颜六色的“风马”,化为吉祥的祝愿,飞满天空,使这里一下变成了“飞花”的海洋。紧接着,上百匹骏马开始绕敖包奔跑49圈后,按照事先挑选好的十三名英俊强壮的小伙子,骑着十三匹白马,代表所有人的心愿、带着装有各种祭品,扎着彩绸的羊皮袋,接触“天空之境”向盐湖深处疾驰而去。据说,谁能跑在最前面,谁就能得到女神赐福,至此,整个祭祀活动达到高潮。

茶卡盐湖是柴达木盆地四大盐湖中最小的一个,也是开发最早的一个,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开采史,早在公元前206—公元25年的西汉时期,当地羌族人就已经知道采盐食用。《汉书地理志》记载:“金城郡临羌西北至塞外,有西王母室、仙海、盐池。”仙海即今青海湖,盐池就是茶卡盐湖。《西宁府新志》上有过这样的记载:“在县治西,五百余里,青海西南……周围有二百数十里,盐系天成,取之无尽。蒙古用铁勺捞取,贩运市场贸易,郡民赖之。”大约从乾隆二十八年(公元1763)开始,官方就已有组织地对盐湖进行大规模开采,并定有盐律。光绪三十四年(公元1908),设立丹噶尔厅盐局,标志着茶卡盐的开采纳入了有序经营管理轨道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古老的茶卡盐池经过不断的建设和发展,初步实现采盐机械化,建有茶卡盐厂。现在已经标签20实现船采、船运、洗涤、加工机械化,生产的原盐、再生盐、洗涤盐、粉洗盐、加碘盐、营养加锌盐等产品畅销全国。茶卡盐厂每年生产的几十万吨优质原盐,除供应青海各地外,还畅销全国20多个省区以及出口日本、尼泊尔、中东等地区,受到人们普遍欢迎。上世纪60年代,为尽快偿还苏联的债务,正是西部珍贵的盐矿帮助年轻的共和国度过了难关,国家与盐湖之间渊源深厚。

茶卡盐湖静躺在雪山草地间,水域宽广,波光粼粼。四周牧草如茵,牛羊好似珍珠洒落。站在这个盐的世界里,连空气里都飘散着盐的接触“天空之境”味道,小火车拉着游人来往奔驰,人、湖、车、风,还有蓝天和白云构成了茶卡盐湖迷人的风光,令人沉醉。透过清盈的卤水,可观赏到形状各异的、栩栩如生的朵朵盐花,仿佛能够看穿湖底世界的神秘,站在“天空之境”的镜面上,以心灵触摸“天空之境”,与神秘盐湖做了一次酣畅淋漓的灵魂对话。

熠熠生辉的盐雕

跳出盐湖,我便不顾一切地去欣赏盐湖岸边那独特的、由茶卡盐业公司首创的大型户外“盐雕”。“户外盐雕”是门新艺术,是继“沙雕、冰雕、泥雕”之后的一种新型雕塑艺术,它的魅力在于以纯自然的原盐和卤水为原材料,经过创新和独特的艺术手法展现给世人的又一种迷人的艺术奇观,呈现盐和雕塑艺术的完美结合。“盐雕”工艺与“沙雕”工艺基本类似,同样用“堆、挖、雕、掏”等手法制作,区别是“沙雕”用沙和水,而“盐雕”则用盐和卤水。“沙雕”属“速朽艺术”,“盐雕”寿命则稍长一些。目前盐雕已成为盐湖内一道靓丽的风景。自2009年,盐湖公司邀请国内沙雕大师张伟康、张永康兄弟两人试着雕出《盘古开天》等两座盐雕,一举成功。2010年成功举办“首届盐雕和盐湖风光艺术摄影节”。“盐雕”的建成,填补了我国“盐雕”旅游景点的空白,为打造“东有沙雕、北有冰雕、西有盐雕”的雕塑艺术格局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。2011年,由《世界纪录》协会颁发证书,认定茶卡盐湖“盐雕”为世界最大“户外盐雕”艺术群。此后每年由雕塑大师增碳作品,现在逐步形成了规模庞大的“盐雕”群。茶卡盐湖盐雕,是自然美与艺术美的和谐结合,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“盐雕”之美,震标签20撼心灵。其中《西王母》系列《一代天骄——成吉思汗》《盐年有余》《盐工风采》等大型盐雕恢弘大气,达到了艺术与美感的完美结合。《一代天骄——成吉思汗》盐雕,长50米、宽30米、高8米,气势磅礴,艺术大师以立体的形式,成功塑造纵横欧亚、驰骋疆场的蒙古草原英雄形象。作品用盐1800吨,是目前茶卡盐湖最大的盐雕艺术品。

西王母是昆仑文化代表人物,昆仑文化作为一个学术体系,是令人肃然起敬、令人心驰神往,令人荡气回肠的远古文化,她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深远影响。昆仑文化因其丰富的内涵和研究潜力,被称为金色的文化。在海晏县的哈勒景草原上有西王母古塔遗址,这座塔坐落在汉代西海郡治三角城北面的草原上,被当地群众称为“杨家塔儿”。藏族群众说:这是藏族修建的古塔,用来纪念“阿乃贡瑪坚茂”的。唐代史学家段成式云:“西王母姓杨名回”。环海藏族群众信奉一位“阿乃贡瑪坚茂”的家神,说她是环海藏族最古老的的祖先。据传说很久以前,这里曾是增添蔽日的原始森林,因此,常有虎豹野兽出没,吞噬生灵,危害百姓。后来,“阿乃贡瑪坚茂”降世,她英勇果断,智慧超群,掘陷坑捕猛虎,结网扣逮住熊豹,其余的禽兽都被她降服,于是,大家便推举她做首领,建立了“西王母国”。“阿乃贡瑪坚茂”意思是“尊贵的王母”。因此学者推断“阿乃贡瑪坚茂”就是汉书史记记载的“西王母”,也就是汉族所说的“王母娘娘”。《西王母大传》里推断西王母是古羌族的主根脉,著名史学家闻一多先生称西王母为“中华民族的总先妣”。西王母作为中华民族神话代表人物,在青海乃至全国各地都能看到其栩栩如生的雕塑形象接触“天空之境”。大型盐雕“西王母”系列,作为西部儿接触“天空之境”女族祈祷和平与吉祥的象征,经过艺术大师的精雕细琢,使其威严地矗立在盐湖岸边,包邮草原和谐安宁。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标注